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 知识产权维权的理论研究
知识产权维权的理论研究

莫言回应莫言醉商标:不经我同意注册不太妥

发布时间:2012-10-30   来源:

    新京报讯我过去是,现在是,将来更是一个会写小说的农民,是高密父老乡亲们不太称职的儿子。对刚刚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莫言来说,昨天又是忙碌的一天,上午参加第三届高密红高粱文化节开幕式,下午亮相青岛市歌舞剧院的舞剧《红高粱》发布会,之后又急匆匆离席参加其它活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莫言回应了持续不断的莫言热,希望大家转移焦点。

  没有红高粱就没有今天的我

  我的写作是因为有一眼看不到头的红高粱开始的,没有红高粱就没有今天的我。在红高粱文化节的开幕式上,莫言首先否定了关于红高粱文化节沾了莫言的光的说法,他表示,自己写小说是继承高密文化,是向高密的乡亲们学习的基础上开始的。虽然说红高粱文化节跟我有点关系,但作用非常小,我恳请大家把目光从我身上转移到红高粱文化节上来,这里有很多值得关注的文化亮点。我要向高密人民表示谢意和敬意,红高粱文化节是高密人民的节日。

  莫言所说的亮点是本届文化节上的23个活动项目,除文化节开幕式外,还包括红高粱故乡名吃——高密十佳炉包技艺大赛、晏子文化园奠基仪式,及《丹青高密》当代中国画名家精品展等,已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扑灰年画、泥塑、剪纸、茂腔等民艺四宝及其传承人都将在文化节上亮相,由莫言文学作品改编的舞剧《红高粱》发布会、歌剧《檀香刑》研讨会等,莫言编剧的话剧《我们的荆轲》也将首次在当地演出。

  莫言在致辞中最后说,我过去是,现在是,将来更是一个会写小说的农民,是高密父老乡亲们不太称职的儿子。

  与改编版《红高粱》没有关系

  在青岛市歌舞剧院举行的舞剧《红高粱》发布会上,莫言也现身。他表示,《红高粱》问世已经26年了,除了电影《红高粱》,还被改编成戏曲、话剧等艺术门类,但舞剧是第一次,相信青岛市歌舞剧院能把她改编成一部非常好看的舞剧。

  莫言最后强调,我的观点一直是这样,《红高粱》小说是我的原著,但一旦改编成别的艺术门类之后,与我就没有关系了。当年电影《红高粱》获得国际大奖,那是张艺谋的功劳,是巩俐、姜文等演员和整个团队的功劳,我只是提供了一点原始素材。将来这部舞剧《红高粱》一样,如果改编成功了,那功劳是整个创作群体的,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属于青岛人民的。

  希望莫言热尽快过去

  自从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跟莫言沾边的东西似乎都身价倍增,先是各地书店莫言的著作销售一空,接着是莫言的家乡决定要建莫言纪念馆并将其开发成旅游景点;还有消息说,高密地方拟投资6.7亿元种万亩高粱,再现当年莫言笔下的一眼望不到头的红高粱地盛景,而最近的一则新闻是有人注册的莫言醉白酒商标以税后千万元高价成交。对于持续不断的莫言热,莫言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莫言热很正常也让我感动,但希望莫言热尽快过去,从对莫言一个人的关注转向中国更多的作家、其他的艺术创作人才的关注。关于我名字的注册,也希望不要一窝蜂地上,人名不经过我同意就注册不太妥当,但商家的这种热情我也可以理解,希望大家更加理智,世界上很多很好的名字,不一定非要跟莫言捆绑在一起。莫言表示,接下来自己会尽快从获奖后的状态中摆脱出来,按照既定的方向,脚踏实地搞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