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 知识产权维权的理论研究
知识产权维权的理论研究

浅析作品署名权的相关法律问题

发布时间:2012-11-06   来源:

    我国著作权法中对署名权有明确规定,是确认作品作者具体身份的重要法律依据。它除向公众表明该作品的所有权归何人拥有外,也确认了当作品引起纠纷时的责任承担人。司法实践中,由于署名权而引发的纠纷屡见不鲜,如委托作品中署名权争议,假用他人姓名进行创作是否侵犯署名权等。本文作者结合多年的工作经验,对实际操作中经常遇到的署名权法律问题进行了探讨。现推荐给广大读者,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参观一场艺术展、欣赏一幅绘画、观看一场电影时,我们通常会问:谁才是真正的作者?一本小说、一篇论文,如果署上他人姓名,是否合法?

  这些问题均涉及到著作权法中的署名权。我国现行著作权法第十条将署名权定义为表明作者身份,在作品上署名的权利。在现实生活中,署名权反映了作者的姓名与作品之间的相互关系。署名权的行使与作品的复制、演绎、创作等问题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作者有权利在自己的作品上署真实姓名,也可以署假名或笔名,这些都是作者的权利。

  关于署名权涉及的法律问题,相关法律条款已经有了详细的规定。但实际中,由署名权引发的纠纷却屡见不鲜。因此,笔者认为,要避免因署名权引发的纠纷,有必要对其涉及的法律问题进行更为详尽的明确。

  委托创作署名权归谁所有

  我国著作权法第十条将署名权定义为表明作者身份的权利,常有观点认为,署名权是作者专有,为作者的专属权利。但根据我国现行著作权法第十七条规定,受委托创作的作品,著作权归属由委托人和受托人通过合同约定。合同未明确约定或者没有订立合同的,著作权属于受托人。这一条中规定的著作权不仅包括著作权法中第十条规定的财产权,也包括人身权。因此,在委托创作的情况下,尽管受托人是作者,如果受托人和委托人签订了合同,合同中明确约定署名权归委托人时,署名权就不再为作者专有,亦可以由他人拥有,由他人行使。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会造成对枪手行为的纵容。

  尽管委托创作行为的确存在,而且也有存在的客观必要性,比如委托建筑师创作的建筑设计图,为加强单位管理,提高工作效率而委托软件公司帮助设计的软件等。但笔者认为,应当对委托创作行为进行必要的限制,而不能笼统规定,比如对于请求他人代为创作论文之类的枪手行为就应当在法律中予以明确禁止,在著作权法第十七条中应予以排除。

  无主作品版权归属如何确定

  放弃署名权的作品著作权归谁?大多数人都愿意在自己创作的作品上署上自己的姓名,以表明作者的身份,进而确定作品以及由此产生的著作权归属。而也有一些人基于某种考虑不愿在自己的作品上署名,在作品上不留任何姓名或者在署名时采用匿名、无名氏、佚名等称谓,而公众却不知道作者的真实信息,这实际上等于作者放弃了署名权。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情况与署假名、别名或笔名的情况不同。虽然作者的真实姓名都没有披露,但假名、别名或笔名等称谓是基于确知作者的真实信息而产生的。当然,如果我们确知兰陵笑笑生是谁,这也可以称之为笔名。

  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规定,著作权自作品创作完成之日起产生。尽管对于一些作品我们并不能确定其确切创作完成日期,但我们却能够确认该作品的保护期截止期。对于那些放弃了署名权、身份不明的作品,实际上类似于物权法上的无主物。既然无主,该作品的著作权应当如何界定呢?我国著作权法中虽没有明确的规定,但在著作权法实施条例中却作了相关规定。

  依据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三条规定,作者身份不明的作品,也拥有著作权,由作品原件的所有人行使除署名权以外的著作权,作者身份确定后,由作者或者其继承人行使著作权。同时,依据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八条规定,著作权人人身权利的保护期不受限制,但财产性权利的保护期截止于作品首次发表后第50年的1231日。在这期一限内,作者身份得以确定的,适用于著作权法第二十一条规定。

  根据现行著作权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如果是公民的作品,其发表权、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的保护期为作者终生及其死亡后50年,截止于作者死亡后第50年的1231日;如果是合作作品,截止于最后死亡的作者死亡后第50年的1231日;如果是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作品、著作权(署名权除外)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享有的职务作品,其发表权、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的保护期为50年,截止于作品首次发表后第50年的1231日,但作品自创作完成后50年内未发表的,著作权法不再保护;如果是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摄影作品,其发表权、该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的保护期为50年,截止于作品首次发表后第50年的1231日,但作品自创作完成后50年内未发表的,著作权法不再保护。

  尽管著作权法实施条例对于无主作品著作权归属给出了解释,但还有一些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在数字网络时代,人们的创作方式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手写、手绘的作品大为减少,数字作品大量呈现,而数字作品的原件和复制件几乎没有差别,两者很难区分。在此情形下,作品原件的所有人概念逐渐被抛弃。但是谁又能代表权利人行使其权利呢?使用该类作品是有偿使用,还是能够无偿使用?如果要有偿使用,使用费交给谁?基于该作品产生的著作权受到了侵害,又由谁能代表权利人维权?

  要回答这些问题,笔者认为,需要法律法规作出更加明确、细致的规定,创立一个全国性的著作权使用费收转中心,并由其代为行使这部分权利人的著作权,同时设立专门帐户对使用费加以管理,其作用应当是现在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所无法取代的。

  作者能否允许他人署名

  司法实践中,经常有这样一种情况,一个作者为了便于发表作品,除署上自己名字外,还署上其导师或其他名人的名字。那么,作者是否有权利许可他人在其作品上署名呢?

  我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著作权人可以许可他人行使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并依照约定或本法有关规定获得报酬。其中不包括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那么是否就意味着法律禁止作者许可他人在其作品上署名呢?

  对于非作者在他人作品上署名的问题,我国著作权法也做出相关规定。我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规定,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其中第(三)项规定没有参加创作,为谋取个人名利,在他人作品上署名的,将非作者在他人作品上署名的行为当作侵权行为对待。但同时规定了两项构成要件:一是客观上没有参加创作;二是主观上为了谋取个人名利。笔者认为,还应当包括一项构成要件,即未经作者许可,只有同时满足这三项构成要件,才构成侵权行为。

  因此,笔者认为,我国著作权法并不禁止作者许可他人在其作品上署名。经过作者许可的署名行为并不构成著作权法上的侵权行为。

  未经许可署名是否侵权

  未经作者许可在其作品上署名是否侵犯作者的署名权?对于经过作者许可在其作品上署名的,笔者认为,只要没有谋取个人名利目的,并不侵犯作者的署名权及其他权利。

  而对于未经作者许可在其作品上署名的,又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是窃取他人整部作品冠以自己的名字;另一种情况是引用他人作品时直接抄袭,而不注明出处。对于这种行为,我国著作权法明文规定其是一种剽窃他人作品的侵权行为,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规定,它属于侵犯著作权的行为,侵权人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假冒作品是否侵犯署名权

  我国著作权法规定,作者享有署名权,作者可以行使这项权利,也可以放弃行使。那么,作者有没有权利在其作品上使用他人姓名呢?

  如果作者未使用自己的名字而是使用了其他普通人的姓名,著作权法没有规定禁止这种行为,因为使用普通人的姓名很难为作者谋取名利,因此,一般人也多半将这个姓名当作该作者的假名或笔名来看待,因此也就不会产生侵权行为。

  如果该作者未经一个名人的同意而使用其姓名在其作品上署名,其行为又该如何界定呢?笔者认为,如果只是自己欣赏,不会存在侵权。如果是出于制作、出售而谋利的,在我国著作权法上被界定为侵权假冒行为,这类作品则被称之为伪作赝品。对于这类行为,我国著作权法规定了严格的制裁措施,我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同时侵害公共利益的,可以由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侵权行为,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销毁侵权复制品,并可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还可以没收主要用于制作侵权复制品的材料、工具、设备等;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上述假冒他人作品的行为并非是侵犯著作权的行为,因为著作权是基于作品而产生的,著作权侵权行为的客体是著作权人(一般是作者)的合法权益。而著作权人假冒他人作品的行为,显然不可能侵犯其自己的利益。而且署名权是基于作品而产生的,被假冒者并未创作该作品,因此也就不存在侵犯其署名权问题。依照我国民法通则规定,这种假冒他人作品的行为侵害的是他人的姓名权或名称权,并非署名权。(知识产权报 作者 李毓林 单位:北京版权保护中心)